新闻资讯

NEWS CENTER

新闻动态 首页 》 新闻动态

《民法典》中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责任的法律内容

《民法典》将于202111日实施,其中《民法典》在两处涉及到环境保护方面的内容:

Ø  在总则第九条增加原则条款,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这里的民事活动包括企业的产生经营活动,民事活动导致环境污染或者生态破坏的,有可能构成本法规定的环境侵权人

Ø  在第七编第七章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责任不仅吸收了《侵权责任法》第八章的内容,还吸收了《环境保护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方案》《关于审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试行)》的相关内容。


对于《民法典》中环境保护内容的解读主要有以下几点: 

1.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极大增加企业的环境违法成本

新规定增加了对于主观故意实施环境污染或者生态破坏的行为人,须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加大了企业的环境违法成本。根据《民法典》对于生态损害赔偿范围的规定,生态环境受到损害至修复完成期间服务功能丧失导致的损失;生态环境功能永久性损害造成的损失;生态环境损害调查、鉴定评估等费用;清除污染、修复生态环境费用;防止损害的发生和扩大所支出的合理费用。再加上律师费转移支付制度,被告还需要承担原告因提起诉讼产生的律师费、差旅费等费用。

2.多种责任追究机制极大提升企业的环境风险

由于《民法典》对于有权主张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的主体,规定得非常开放,不仅包括国家规定的机关,还包括法律规定的组织,可能产生的追责主体除了遭受人身、财产权损失的一般民事主体之外,还包括政府、环保社会组织、检察机关等,分别对应生态损害赔偿磋商及司法确认程序、环保社会组织提起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和检察院提起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被追究污染者付费责任的风险极大提升,甚至有可能存在重叠追责的情形。 

3.以环境侵权为请求权基础

对于受保护的法益请求权的实体法律规范,从当前中国环境立法发展上,侵权责任编的法益保护已经从私主体的人身财产权保护,扩充到公共利益的保护。原有《侵权责任法》关于环境侵权的构件之一是污染环境,难以涵盖对生态系统的保护。《民法典》将生态破坏作为环境侵权的构件要素之一,吸收了《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审理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根据法益的不同,大体可以分为两类诉讼,第一类是传统的以人身权、财产权为救济内容的环境侵权案件,主要针对污染受害者;第二类是以生态环境保护为诉讼目的的公益诉讼,包括政府或检察院提起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和环保社会组织提起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

4.请求权人的限缩解释

就《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三十四条的规定来看,生态环境损害赔偿通过侵权责任的司法救济路径,似乎具备了充分的法律依据,但是,对于请求权人的确定,国家规定的机关”“法律规定的组织均需要予以合理的限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于201831日发布的《关于检察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根据该司法解释,检察机关属于国家规定的机关;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64日发布《关于审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试行)》,省级、市地级人民政府及其指定的相关部门、机构,或者受国务院委托行使全民所有自然资源资产所有权的部门,因与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经磋商未达成一致或者无法进行磋商的,可以作为原告提起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

5.惩罚性赔偿的限缩解释

环境侵权适用严格责任,不以环境侵权行为人主观故意为要件。《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三十二条针对故意污染环境、破坏生态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规定民事责任的加重惩罚。对于何为故意,何为严重后果,虽然目前还没有民事领域的司法解释,但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6年)第一条列举了十七类应当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的情形,第三条列举了十二类后果特别严重的情形。实践中,对于污染者为企业的环境责任追究,往往遵循先刑后民的审理原则,或者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检察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831日)的规定,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对于已经触犯《刑法》的污染者,在刑事认定的裁判基础上,对于故意的主观要件判定,以及是否构成污染环境、生态破坏严重后果的判定,法律门槛并不高。